近期報章雜誌每每周末幾乎連番刊載露營相關報導,可見露營活動在當前有多火紅,有人露營露到出書有人露營露到變營地主人有律師分享自己的諾亞方舟成為露營地,現在更有退休教授開始經營露營地,天下事無奇不有,或許眼前事最值得推敲。

有人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那天闊營地最吸引人的話題是什麼呢?當然也是人。一位大學教授四年前在新竹五峰的梅山山頂購置了一大塊土地,位置就在翡述景園賽夏有機農場之間,原想作為告老還鄉退休養老之用,故於此地自建一座相當引人側目的蒙古包建築,到上述兩個露營區活動的露友應該都印象深刻,相對的教授對於露營活動的現況也漸漸地日益了解,心想,前後兩側的營區都經營得嚇嚇叫,每逢假日人潮川流不息,若他將自己的土地規劃闢建為營區,想必也絕對不輸街訪鄰居。

吳教授自嘲退休是由遊牧民族轉變為農耕民族,他以前是位愛好攝影、四處郊遊踏青的遊客,沒想到如今卻轉換身分成為一個露營區的營主,本著求知好學、懷抱理想及確立目標的學者風範,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既已投入金錢更耗費許多寶貴的時間,一切親力親為,為的只是想要完成心中的那份理想,創建那個屬於自己想像世界的桃花源。

吳見明教授將於2015/7/31正式退休,此次拜訪天闊營區時該地僅為試營運階段,相信天闊在吳營主的細心規劃與用心建設下,未來必然會成為五峰地區的特色營區,讓我們以期待的心情盼望那一刻早日來到。

吳教授早年因為喜愛木頭,四處收購許多各式樹種的原木,在天闊隨便一根柱子或是地板有可能都是教授當初的收藏
記得在「露營,說走就走新書分享會中,分享內容的一張投影片標題為「露營可以增進夫妻情感、親子感情嗎?」,當中講述了許多過往的經歷與耳聞的情形,但到底答案為何呢?是肯定也可能是否定。網路上有人說露營可以增進夫妻情感,事實真是如此嗎?可否增進感情端看雙方對於露營活動的認知,若是單方面想要往外衝,另一伴只是隱忍配合,有時不小心擦槍走火就會形成「阿舍,你真棒耶!」裡記述的夫妻失和案例;若夫妻雙方都能樂在其中,當然這就是令人稱羨的神仙伴侶了。

露營老鳥怕風不怕雨,露營菜鳥怕雨不怕風,但與其說菜鳥不怕風,不如說不知風的厲害吧!
當然啦!若是能夠風和日麗,誰要風雨飄搖出去擔心害怕過日子呢?但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就算是氣象報告好天氣,也不盡然營區天氣就一定好,風無形不好躲,來無影去無蹤,誰知該如何防範呢?除了加強營釘營繩工事外,可能就別無他法了。

雨天露營,老鳥露客有許多應對的方法,最佳的解決方針當然就是找有棚的營區,故而產生這種「打死不退,非露不可」的露營神人精神,但若是到了營區才招雨神襲擊,這下又該如何應對呢?營區沒雨棚,我們就外出找個大型雨棚活動吧!

原住民部落的學校,常常都會有大型雨棚的風雨操場,例如:以吉貝木棉林著稱的屏東泰武武潭國民小學平和分校、位於上帝部落的新竹新光國小司馬庫斯分班等,除了做為學校操場學生運動之用,另外亦可當作部落的集會場所,可視為一種綜合性的使用場地。既然用途如此廣泛,在營區遇雨無處可去,周遭若有此等場地,一大夥人到籃球場"鬥鬥牛"或是"環遊世界",總比窩在帳內數落下雨的不是來得好吧!

那山那谷再往裡面走約一公里即可抵達金洋國小,下雨天可以到此避雨,太陽天亦可於此遮蔭,放下那顆城市的心,到此體會為何該校畢業生會道出「我想去美麗華、我想去兒童新樂園、我想坐貓纜、我想去漁人碼頭…」的畢業心願吧!


不愧為原住民特色學校,校內就擺放了一具約三層樓高的瞭望台,供校內傳統文化教學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