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序甫過立秋時分,白天延續夏日艷陽高照炙熱無比的天氣,午後遠處山巒烏雲堆積,天空色層開始產生多樣變化,靜瑟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肅殺的氣息,蕭蕭風起花草搖曳,眼前一幅山雨欲來的景象,最後獲老天憐憫僅意思一下落雨幾滴。大地依然潔淨乾爽完好如初,暮色降臨溫度緩緩變化,華燈初上眾人開始忙於炊事烹調,團食喧囂的熱鬧氣氛,將一整天露營活動的氣氛帶至最高點。夜深了,入夜的溫度降至需著薄外套禦寒,初秋於美麗的那羅溪畔,享受朋友間的閒適家常、感受野外生活的多姿多采。

海拔高度約550公尺的野薑花露營區,高度雖不若野馬農園露營區樂哈山露營區等知名避暑營地,但其憑藉著緊鄰那羅溪的水畔優勢,夏季亦吸引眾多喜愛戲水的露友,週休攜家帶眷到此享受兩天一夜的野地悠閒。野薑花露營區為內灣老街「詹阿姨野薑花粽」的關係事業,因這一層直接的關係,故而營主在營區內遍植野薑花並以野薑花露營區為名。

澗澗溪水順流而下,遇山石障礙則繞之,逢渠道降勢則落之,旭日晨光閃耀其後,白絲之瀧現於眼前,立於石塊的我獨享 ~ 讚嘆於那羅溪清晨美景之中
偶爾在露營社團看到這樣的發文「請推薦苗栗到新竹,可以6-7帳包區或包場的營區,需要大草皮、路好走」,沒有多久的時間即見到一長串的回文,回覆內容模式清一色,幾乎都是各地營主推薦自家場地 ~ 歡迎光臨。曾幾何時,露營這項當下最火熱的全家野外休憩活動,不知不覺已由過往的賣方市場轉變為今日的買方市場,但隨之而來的種種亂象亦不停的接踵而來,從事該活動的我們應當何去何從呢?真令人憂喜參半啊!

據觀察,供需天秤的反轉現象已發生多時,並於七月份的邀請座談會中分享給予與會者,原認為此等現象僅限於新開發、不具知名度的營區,沒想到現在連以往一位難求的營區,都列名於長串的邀請回文之上,這個令人驚訝的觀察結果,不禁誘人發想,難道蛋塔效應又即將於露營活動中,產生連鎖發酵的毀滅現象嗎?

長期以來持續關注露營社團的發文內容,兩、三年前最常出現的是訂不到營位的抱怨文,露友每個月初或月底撥打電話預訂營位,各個拿出農曆春節搶火車票的通天本事方能有所斬獲,訂到的朋友暗自竊喜,沒訂到的露友們則是牢騷不斷,過程中營區主人亦不好過,一整天接電話接到手軟,晚上甚至還會受到露客積累一整天火氣的電話咒罵,露客心情不高興、營主心裡也不舒服。

想要露個營就必須提前六個月到一年的時間預訂,彷彿公司行號在做年度預算或工作計畫一般,一整年的露營行程必須前一年事先排定,屆時無論狂風驟雨一律按表操課,除非颱風來襲否則不得有誤。露營真的需要玩成這樣嗎?露營真的那麼好玩嗎?


四月初的落羽松枝葉依然稀疏,苗栗通霄藍鵲渡假莊園整片樹林看起來略顯蕭條的感覺,正因如此,晨昏散步其中枝枒交錯清風徐徐,浪漫之感油然而生
夏天露營應該往水邊走還是向著山裡去呢?仁者樂山智者樂水,青菜蘿蔔各有所好,有人喜歡到非露不可武荖坑等近溪邊的營區戲水,終日泡於水中降溫,享受涓涓細流的潺潺水聲;有人則偏好到翠峰農場露營地卡爾小鎮這類型的高山營區,除了參與露營休閒活動外,還可以順便為自己摘下幾個百岳頭銜,頗有一舉兩得的高效成果。

今年來觀光旅館五跌纏身花東最慘的新聞受人矚目,除了外國遊客銳減的因素外,內需市場亦有可能受露營風氣大盛,致使原本會去住飯店民宿的客人跑到山林野外露營,住宿市場供需的天秤呈現一面倒的狀況,卻也因此產生了節目山上的露營場報導山坡地開發、垃圾污染等環境破壞的問題。

露營風潮持續擴大,各式房舍都轉型為露營區,幾乎只要有空地就稱它為營地,業者在娛樂休閒與環境保護間需盡力維持平衡發展,政府更應該正視問題修法管理。哈拉族露營地前身為風味餐廳,在這一波露營風潮的襲捲下,利用既有餐廳環境加以改裝,再配合位於那羅溪畔清幽環境的地利之便,成功順利轉型為露營區。

哈拉族露營地與尖石鄉綜合運動場僅隔著竹60鄉道,對於到此露營又愛好運動的露客們,這個難得的山地大型綜合運動場地,絕對是晨昏運動的最佳去處。

面對著溪水淙淙的那羅溪,二十四小時不停的潺潺水聲是這裡的標配,隨風搖曳的椰子樹則為不同營區的選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