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ing posts with label 苗栗. Show all posts
Showing posts with label 苗栗. Show all posts
山形對稱山體呈現圓錐形,日治時期即有「台灣富士山」之稱的加里山,腹地涵蓋苗栗縣南庄鄉、泰安鄉,標高海拔 2,220 公尺為台灣小百岳之一,同時亦被尊稱為「苗栗縣山」。加里山有兩個主要登山口,一處位於蓬萊村的大坪林道,另一處則藏身於鹿場部落裡。

一般人若想要挑戰這座中級山步道,大多都是直接開車到鹿場登山口前的私人收費停車場,而後再費時約四、五個小時,努力攀爬到達山頂的一等三角點,眺望遠處的雪山聖稜線與一旁的鹿場大山,享受大汗淋漓的快感與征服一座台灣小百岳的成就感。

此次遇見一對年約五十的夫婦,特別於週五夜衝搭帳於吻吻露營區,隔天 07:40 由營地出發,在中午時間完成登頂,回至營區已經下午四點多了,總共費時約九個小時,對於一般人想要完成加里山登頂,這是個極具參考價值的時間。

鄰近加里山鹿場登山口的吻吻露營區,營區海拔高度約 1,350 公尺,視野廣闊舉目可以眺望設在加里山山脈最高峰的樂山雷達站,由營區步行至登山口僅約十分鐘路程,對於想要攀爬加里山的山友或露客而言,絕對是最佳、最輕鬆的基地營。推薦閱讀:苗栗南庄 - 吻吻露營區 - 攀登加里山的最佳基地營

能被大家被尊稱為「苗栗縣山」的加里山果然名不虛傳,登山過程涵蓋各式路徑,無論是輕鬆散步、山野途徑、徒手攀登或是步行過橋等,對於大部分的人應該都不成問題,來回時間則視個人體力而定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北宋女詞人李清照在《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裡,描述一夜風雨過後,原是枝葉繁茂卻成鮮花凋謝的景色,以此比喻春末夏初的季節變化及惜花、傷春的心情。

這兩天在苗栗泰安藏雲露營一區露營區,天雨依舊時令相同,彷彿置身於這位千古第一才女詞中描述的情景之中。白天山嵐氳氤雲霧裊繞,遠方山谷雲瀑傾瀉雲海溢滿,夜裏雨聲稀疏點點,時而勁風從不停歇,晨起,樹欉裡的絲網掛著點點珍珠,草地四周的櫻花依舊綻放,飄零的花瓣卻已遺落於雨水之中。

賞花論季節,觀雲海則需更多主客觀因素配合。雲海發生的時機大都落在清晨及黃昏,若以季節而言,每年的十一月到隔年四月,因東北季風的影響,較容易看到雲海奇景,觀賞地點必須有一定的高度,即所處位置的高度需於雲海的雲層之上,不然你若處於別人的雲海之中,除了白茫茫一片什麼也見不到。

知否,知否?應是又濕又冷的天候,方得數峰露頂如島嶼的雲海大景,若是擔心天雨而裹足不前,就只能落得在家看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的電視戲劇了。推薦閱讀:百露的回顧分享之四 ~ 雲海如波濤翻滾、雲瀑如天河傾瀉之絕倫分享

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 譯文,作者:佚名
昨天夜裏雨點雖然稀疏,但是風卻勁吹不停,我酣睡一夜,然而醒來之後依然覺得還有一點酒意沒有消盡。於是就問正在捲簾的侍女,外面的情況如何,她只對我說:"海棠花依舊如故"。知道嗎?知道嗎?應是綠葉繁茂,紅花凋零。

初抵藏雲露營一區露營區時,見到一大排的櫻花盛開迎賓,興奮的心情甚是歡喜,縱然雲霧裊繞細雨絲絲,地面亦已滿佈花辦,但在這春末夏初的時節,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