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紅葉見頃時是欣賞紅葉最漂亮的時候,整個公園的平面園區或溪豁的立體環境裡,以綠葉為底襯托出紅黃交錯的艷麗色澤,若再添加飄零落下的樹葉,更讓看得見到的有形世界,轉化為大自然五顏六色的調色盤,白天欣賞自然美景是一種純真的享受,那夜晚觀之又是如何的感覺呢?

位於文京區的六義園是東京九個都立公園的其一,該大名庭園於1953年被指定為國家特別名勝的文化財。六義園始建於1695年,由柳澤吉保以和歌風情為主調,耗費七年時間建造的回遊式築山泉水庭園,1702年庭園完成後引用《古今和歌集》序文的和歌六體之意,又因六體為日本平安時代前期的歌人紀貫之引用中國《詩經》的「六義」而來,故名之。

該庭園除了是江戶時代最具代表性的庭園外,亦為東京都內知名的紅葉名所,依慣例每年都會舉辦「紅葉と大名庭園のライトアップ」活動,期間會在園內架設燈光舉行紅葉夜燈會,讓遊客漫步於數百年前的美麗庭園裡,欣賞現代燈光照射下的山水美景,在如幻似真的奇異景色下,遊客們恍如穿越劇般的在現實與過往來回,此等特別的感覺只能自己臨場感受而無法用言語形容。

欣賞夜燈會建議可於天黑前趕抵六義園,在天際尚未完全變黑之時的 Magic Hour,欣賞這個當時透過掘池與填山而成的大名庭園
許久以前便耳聞奧多摩湖楓紅的美景,但近年甚少安排東京都的行程,就算是有進來也幾乎都是飛機進出而已,例如:四國山陽跳島遊富士伊豆紀行等。遲至今年剛好為了觀賞國營昭和紀念公園的銀杏並木,並順道參與第38屆八王子銀杏祭的活動,心想既然都已經到東京都的西邊了,那就順便再花點時間搭JR青梅線至終點,探訪位於東京都最西邊的奧多摩湖。

通稱奧多摩湖的小河內貯水池,於1957年小河內水壩竣工、舊小河內村域沉入水底後,整個水庫的容量可達1.89億立方公尺,成為當時世界最大的水庫,若以水庫容量與臺灣第一大天然湖泊兼發電水庫的日月潭相較,其容量大約是日月潭的2.45倍。奧多摩湖除了發電功能外,儲水為其主要功能,至今仍為日本最大的貯水池,尤其是乾旱時期更是發揮極大的水資源管理效用。

海拔343公尺的奥多摩駅為JR青梅線的終點,其不僅是東京都海拔最高的車站,同時亦為東京最西邊的車站,木造建築的站體仍維持著原始模樣,1997年更因此獲選日本鐵道日慶祝活動的關東車站百選

奧多摩湖興建之初為當時世界最大的水庫,或許很難想像這個水庫到底有多大,若以其廣達425.0 km²的流域面積相較於臺北市,大約是1.56個臺北市那麼大的面積
沿續鳩ノ巣渓谷(鳩之巢溪谷)「這個地方很無聊,什麼都沒有哦!」的話題,はとのす荘服務小姐提醒我們這句話,若從商業角度去思考可能會覺得有些奇怪,一般旅館為了搶生意都會特別宣傳強調,該處有何與眾不同的設施並極力凸顯當地特色,除了吃飯、睡覺的時間以外,盡可能辦理各項免費/付費活動,幾乎不想讓住客有什麼時間沒事閒著。但はとのす荘還真是讓你閒著,除了到餐廳用餐與大浴場泡湯外,或許也僅能到鳩之巢溪谷遊走或在房內休息了。

可能有人會有疑問,為何會想要入住這樣無趣的旅館呢?行前規劃行程找尋住宿旅館時,看到酒雄東京秘境探訪的一段文字描述提到此地,其中意思是當地民家都是以和食形態來經營民宿,はとのす荘設立之初即希望以另一種餐食為主軸,盡可能不要與地方這些小旅館有商業上的爭奪行為,在地方上大家和睦相處守望相助,一同為鳩之巢這個地方努力打拼。

一個與世無爭的心願又盼彼此都能和平相處的企業,本為日式酒店經營模式卻又提供義大利料理的旅館,價位不會特別昂貴且鄰近鳩之巢溪谷,到了東京市郊的這種荒郊野外,圖的就是自然景觀與悠閒的生活,「無聊」本在計算之中,「什麼都沒有」更是期盼已久的現實狀況,一切放空回歸原始,想要熱鬧的生活,回東京吧!

倘若時間允許,同一個溪谷的賞楓行程最好安排上下午各一次,垂直陷落的溪谷,能夠接受陽光照射的面積與角度,隨時間推進而有不同的變化,早上此岸紅葉色彩絢麗,到了中午光線垂直照下可能又是另外一番景象,陽光斜射到了下午又換成彼岸受光。陰暗面的樹影與陽光照射下的葉片,由深而淺多彩的色層變化,同一個場所地點與觀賞視角,每日可得多樣化的美景與無敵景觀,何樂而不為呢?

沿續在國內RV露營的習慣,一早清晨六點多就起床了,穿上厚重衣服帶著毛線帽子,頂著不及10°C的寒冷氣溫,再次踏入鳩之巢溪谷的野地步道,享受山川溪谷楓紅黃葉的璀璨世界
紅葉季節投宿鳩之巢奥多摩の風 はとのす荘時,引領我們到房間的服務小姐提醒我們「這個地方很無聊,什麼都沒有哦!」,這樣的提醒倒是蠻令人納悶的,但卻也是真實的狀況。以2014年為統計根據,隸屬JR東日本青梅線的鳩ノ巣駅,每日平均的乘車人數為181人,不及新北市瑞芳區猴硐車站的五分之一,怪不得在鳩ノ巣駅下車時,似乎整個月臺僅剩東京紅葉遊賞的四名成員而已,紅葉繽紛的時間已是如此,真不知平常會有多少遊客到訪該地。

鳩ノ巣渓谷(鳩之巢溪谷)為人讚頌的奇妙視覺感受,源自於秩父古生層受侵蝕後形成的深豁溪谷,奇石怪岩藏匿於陡峭的山谷之中,或立或躺或坐或蹲,不規則的谷地受到溪水鯨吞蠶食,岩石遇水穿孔、滴水穿石,一點點一層層無邊際的侵蝕,待花草植物慢慢附著其上,一天一年無形的時間輪迴,紅黃交織開花結果,故而形成今日的鳩之巢溪谷賞楓祕境。

離開上午探訪的御岳溪谷僅需再搭乘電車三站即可抵達鳩之巢,背著簡單行李的背包跨過青梅街道,はとのす荘沒幾分鐘即呈現眼前,才剛過午後無法立即入住,此時當然就是到鳩之巢溪谷走訪的最佳時間了。

橫跨多摩川銜接兩岸的鳩之巢吊橋,在紅黃交錯的紅葉季節裡隔外顯眼,步行其上雖然有些搖晃而令人膽顫心驚,但眼前美景足以讓人忘記恐懼只見艷麗的世界
行前曾經有朋友問我這趟要去那兒呢?我順勢回答到東京附近的溪谷賞紅葉,緊接的問題當然就是去那個溪谷啊?待我回覆御岳溪谷時,對方當然還是滿臉狐疑的問號。這個問號很難解釋,畢竟這可是旅遊書上沒介紹的東京近郊賞楓秘境,或許連日本人都不是很清楚了,何況是咱們外國人呢?

位於多摩川上游的御岳溪谷,1985年以河川種類被日本環境廳選定為名水百選,溪谷裡流淌著奧多摩湖順流而下的湍急溪水,清澈冰涼的水流在蜿蜒的河道裡,時而觸擊巨石引起白色水花四處激濺,有時水面又寂靜無紋平流無聲。溪谷兩岸設有數條總長約四公里的散步道,路面寬幅約一公尺平整好走,中途設有公共洗手間,一旁居民亦提供簡單餐飲服務,非常適合扶老攜幼到此郊遊健行。

御岳溪谷的交通算是方便,搭乘電車JR青梅線在御嶽駅下車,出站面對的就是御岳溪谷,車站附近有些許商店提供餐飲服務,斜對面甚至還有一家 7-11 便利超商,若是忘了採購飲料零食可於此補足。暢遊御岳溪谷亦可在前一站的沢井駅下車,而後沿著溪谷旁的散步道健行走到御嶽,所需時間大概安排半天時間足矣。

紅葉季期間當地會舉行御岳溪谷秋色祭的活動,2017年的時間則定在 10/21 ~ 11/26,活動期間除了玉堂美術館前「大銀杏夜間點燈」外,例假日期間還會舉辦美食攤位廣場的「屋台村」及自然觀察、學術健行等活動。

在御岳溪谷紅葉的襯托下,多摩川對岸這棵大銀杏樹格外顯眼,種在玉堂美術館前這棵銀杏雖然顯得孤拎拎,但憑其70年的樹齢及樹高30公尺的雄偉姿態,亦促使當地成為東京都附近的銀杏觀賞名所
在東京都觀賞銀杏可以漫步在東大的校園裡,也可以流連在國營昭和紀念公園的銀杏並木下,亦可赴近郊青梅市的御岳溪谷,隔著溪流遠望玉堂美術館前的銀杏老樹,各種賞景的模式都有不同的風味與感受,但站在車水馬龍的路邊欣賞黃澄澄的銀杏樹,這又是何種奇妙的感覺呢?

被選定為八王子八十八景之一的甲州街道,為德川幕府時期江戶(東京)通往甲斐國(山梨縣)的「甲州道」,現則以國道20號的公路代號稱之。第123代天皇大正天皇陵墓「多摩御陵」於1927年完成,兩年後配合御陵周邊道路整修,由追分交差点至高尾駅北口前,在這段長達4.2公里的甲州街道兩旁,廣植了為數達763棵的銀杏樹,時至今日近九十年的時間,甲州街道イチョウ並木街景讓八王子市的深秋時分,變成如童話故事般的浪漫、美麗。

始於1979年的八王子銀杏祭,第一屆以「金色のタイムトンネル」(金色的時間隧道)為活動主題,2017年適逢八王子市制100週年慶,第38屆八王子銀杏祭除了對此展開慶祝活動外,亦針對「東日本大震災復興応援事業」提出「Say YES! Smile together! ~みんな 笑顔で!~」的活動主題,盼通過政府與人民彼此間的交流,創造出八王子市各類的培育計畫,進而加速城市規劃、建設的相互合作。

對於自助旅行的遊客而言,參與八王子銀杏祭的最佳方法,應該就是搭電車於西八王子駅下車,由北口出站跟著人群走,不須一兩分鐘即可抵達甲州街道,而後順著國道20號往西走,大約四公里的路程加上吃吃喝喝,安排一個下午的時間足矣,最終走到高尾駅搭電車回程結束活動。

陽光普照的深秋午後,抱著散步逛街的隨興心態,沿著甲州街道為銀杏樹一一編號,號碼到了超過七百方至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