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訪愛因斯坦,卻碰上了約翰藍儂… - 布拉格羅浮咖啡 Café Louvre - 奧捷遊賞


整個布拉格就宛如一座超大型的博物館,每天的旅遊行程該如何安排呢?這是個蠻深奧的學問,畢竟逛博物館就是靠兩條腿走路,沿路欣賞歷史建築、邊走邊看沿途風景,走著走著…腳酸了、口乾舌燥該當如何呢?尤其是旅途的中後段行程更是如此。行程規劃倘若在休息點安排個具歷史意義的咖啡廳,一來休息養精蓄銳、二來再多撿一個景點,何樂而不為呢?

布拉格有兩個必訪的咖啡廳,一處為具百年歷史、文人雅士喜愛到訪的羅浮咖啡(Café Louvre),另一處則是被譽為世界十大最美咖啡館之一的帝國咖啡廳(Café Imperial),行程安排時,記得將這兩處排在休息點,如此將可讓您的行程輕鬆愉快、旅途多姿多采。

創業於 1902年的羅浮咖啡,時至今日已過百年歷史,對比於牆上的老照片,館內硬體設施略有修整,但其依然堅持保留過往傳統,讓遊客仍能與法蘭茲·卡夫卡(Franz Kafka)、阿爾伯特·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或托馬斯·馬薩里克(T. G. Masaryk) 等名人,在相同的咖啡館內感受同等的獨特氛圍。

有機會能參訪「現代物理學之父」愛因斯坦常去的咖啡廳,在館內想像以彎曲時空的方式與其神遊,到了布拉格可千萬不要錯過哦!

超過百年歷史的建築依然屹立於 Národní 大道上,紅色 Café Louvre 幾個招牌大字,代表著近百年來物理、數學或文學等名人的聲望,有機會於此喝杯咖啡休息及朝聖,此生足矣!





羅浮咖啡與著名的哈維爾市集相距僅數百公尺遠而已,逛市集吃了水果買完紀念品後,徒步至此,尋訪 1912年愛因斯坦在布拉格德國大學工作時的蹤跡


初次拜訪布拉格的羅浮咖啡 Café Louvre,原以為應該與名氣相當的帝國咖啡廳一樣,都是位於一樓店鋪,沒想到推門進入方才得知,原來咖啡廳位於二樓


寬敞的樓梯間牆上擺設了幾幅過往羅浮咖啡的舊照,讓到此享用咖啡香的旅人們,在未進入咖啡廳前,就可以先緬懷一下該處過往輝煌的歷史


 
進入廳內空無一人,門前擺著一面壓克力立牌上面寫著 Please feel free to choose your own seat,店家倒是蠻乾脆的!無需帶位,請大家自己隨意選擇座位。若是喜歡坐外面又剛好室外有座位,亦可「隨意選擇自己的座位」


繞過壓克力立牌進入到接待大廳,這個大廳幾乎四面牆都有門可以通往他處,若是有選擇恐懼症的朋友,說不定會於此陷入選擇恐慌,頓時無法做出抉擇




入口的小販部檯子上放置了一份自由取閱的摺頁,裡面詳細的敘述了羅浮咖啡的歷史演進,同時也介紹了各個時代常到此的名人,有興趣進一步了解歷史的朋友,不要忘了這份免費的刊物


無論是入口處旁邊的室外區,抑或各廳室的室內座位,看起來雖不若皇宮城堡般的富麗堂皇,但牆上燈光與各處擺飾都顯得相當古典高雅


下午三點鐘的時間,店內各廳室的座位都還蠻空的,隨意找了一處靠窗的位置坐下,準備來場穿越時空與愛因斯坦喝下午茶的約會


羅浮咖啡不愧為文人雅士造訪的平民咖啡,就算是畫面中最貴的 85 CZK,也僅約 114 TWD而已,若是便宜的 45 CZK則僅約 60 TWD,怪不得當年會受到 Karel Čapek、Albert Einstein 和 Franz Kafka 等知名人士歡迎

1 捷克克朗(CZK) ≒ 1.35 新台幣(TWD)


知名咖啡廳的咖啡好喝這是必然,但若僅靠咖啡就不足為人道矣,店內的甜點賣像亦相當誘人且味道可口,您覺得呢?


既然來到愛因斯坦百年前常來的咖啡廳,當然就很興奮的拿著手機中愛因斯坦的照片,詢問侍者當年這位發明相對論的天才,平時都喜歡坐在哪個座位?侍者隨手一指,我還信以為真的歡喜了起來




結果,沒多久侍者就笑了出來,哈!我被戲弄了。時隔百年,室內大廳亦經多次裝修,根本就沒人知道愛因斯坦喜歡坐在哪個位置


牆上的歷史照片顯示 1910年此處的模樣,對比一下目前的狀態,百年後除了格局些微異動之外,說真的,還真沒什麼不一樣


在我尋找愛因斯坦時,隔壁桌一對外國夫婦剛好起身離開,順手在我們桌上放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JOHN LENNON and Yoko,初時無法會意,過了一會才想到伏爾塔瓦河的對岸,有一處名為列儂牆(Lennonova zeď)的景點,想必那對夫婦是約翰藍儂的粉絲,提醒我們不要再找愛因斯坦了,有空可以到那裏逛逛



由羅浮咖啡走到列儂牆(Lennonova zeď)不到二十分鐘的路程,怪不得那對約翰藍儂粉絲會做如此推薦


挑高的室內空間,粉色調的牆壁與拱門,若是國內想要在如此環境喝杯咖啡,真不知要付出多大的代價,但在羅浮咖啡僅需約 NT$100 就可以搞定,心動了吧!


廳內牆上懸掛多幅頗具歷史的影像及著名人物的留言簽名,在這兒除了點杯咖啡享受一下悠閒的下午茶時光外,觀賞這些歷史影像頗有一種探訪博物館的感覺


 
一群 50+ 探索世界文化遺產的自助旅行,在布拉格羅浮咖啡尋訪愛因斯坦,卻遇見約翰藍儂的粉絲,碰上熱心的粉絲算是運氣好,找不到愛因斯坦的座位也不能怪侍者,摺頁裡 1912年愛因斯坦的長相與我們的認知完全不同,怪不得侍者不認識,糗!